商界從來不缺賭局,大家記憶猶新的是王健林與馬云之間的賭局,時間是2012年底,地點是央視年度經濟人物頒獎晚會上,主題是“電子商務能否取代傳統實體零售”, 王健林還透露,他已經和馬云設下了一個億元的賭局。“2020年,10年后,如果電商在中國零售市場份額占到50%,我給馬云一個億。如果沒到,他還我一個億。”

今年,又是央視年度經濟人物頒獎晚會,而且又是王健林與馬云,還是賭局,而且對賭的金額也再次攀升,不再是1億,而變成了10億。不過,這次的主角成了董明珠與雷軍。兩人雙雙當選年度經濟人物,為他們頒獎的恰恰是王健林與馬云。新賭局,還是王健林與馬云,不過這次他們只是見證人。

12月12日晚,當董明珠與雷軍同臺站在一起時,當談到小米手機在互聯網上的營銷模式時,董明珠首先向雷軍發炮:

“現在這個大數據的時代,格力的電商模式也是新型的商業模式,所以它和實體經濟的實體店的同步發展,是很正常的。我想問雷軍,當然我們倆都是來自珠海,我們倆是朋友,但今天不能不在這兒掐一下。第一個問今天在座的有多少人用小米?第二個問題,在手機里面誰是真正的老大?第三個,我想問雷軍,如果全世界的工廠都關掉了,你還有銷售嗎?”在這個過程中,雷軍解釋了所謂的“小米模式”,雷軍這樣說,“小米的盈利模式最最重要的就是輕資產,第一,它沒有工廠,所以它可以用世界上最好的工廠。第二,它沒有渠道,沒有零售店,所以它可以采用互聯網的電商直銷模式。這樣的話沒有渠道成本,沒有店面成本,沒有銷售成本,效率更高。第三點更重要的是,因為沒有工廠,因為沒有零售店,它可以把注意力全部放在產品研 發,放在和用戶的交流之上。所以,小米4000名員工,2500人在做跟用戶溝通的事情,1400人在做研發。所以,它把自己的精力高度集中在產品研發和 用戶服務上。”

董明珠根據雷軍的介紹,進一步指出,“他做營銷確實很出色,但是他要感謝那么多工廠在為他服務,一個群體為他服務。所以我覺得我們取得成績的時候,不要忘了別人。”然后,董明珠終于忍不住開炮了,“我是講時代是在發展的,IT行業大數據的時代,應該隨著時間在變化,我們格力在23年前,我覺得那時候拿一個大哥大,很大像獎杯一樣大的手機,大家都引以為豪,但今天的手機變得很小,證明我們在變。格力在成立那個時候到今天,如果那時沒有現在這么現代,就想到這樣,那我們就叫騰云駕霧,空想。所以我們要腳 踏實地做。到了今天大數據到來的時候,格力,像我們這樣制造業的企業堅守什么、發展什么是很重要的。所以我覺得雷軍做的雖然不錯,雷軍剛才臺后就跟我杠起 來了,他說我相信五年以后我超過你,我就沒回應他,我現在在臺上說不可能。”

雷軍忍不住接招,進一步解釋道,“董總絕對營銷比我好。我簡單的總結一下,我覺得第一個,格力是我非常尊重的企業,董明珠也是我非常尊重的企業家。她在傳統制造和傳統的消費電子領域做的非常好。但是今天在互聯網時代,用互聯網的基因重新做消費電子的時代已經開始了,小米就是這個方向的典型代表。那么它的優勢在什么地方呢?第一,它跟用戶群 最貼近,極其強調用戶體驗和口碑。我們為什么不做廣告?最最重要的就是希望在這樣的情況下,測試我們產品的品質和口碑。我覺得第二,因為它是輕模式,所以它的成長速度快。第三個,并不因為是輕模式,實際上我們有2500人的服務團隊,1300人的7乘24小時的呼叫服務,這樣的服務我們下的功夫是蠻大的。 我最后總結一句,小米模式能不能戰勝格力模式,我覺得看未來五年。請全國人民作證,五年之內,如果我們的營業額擊敗格力的話,董明珠董總輸我一塊錢就行了。”

口直心快的董明珠,迅速接招,她進一步將戰火燒大,“我告訴你說,一塊錢不要在這說,第一,我告訴你不可能,第二,要賭不是一億,我跟你賭10個億。為什么?因為我們有23年的基礎,我們有科技創新研發的能力,而且我們保守了過去傳統的模式,把馬總請進來,世界就屬于格力,你只有一半,不行的。馬總你說呢?”

雷軍拉上了邊上觀戰的馬云與王健林,跟董明珠的賭局接上了,“剛才董總跟我挑戰10億人民幣,你們覺得打不打賭。好,我們請馬云擔保。請支付寶擔保。”

對于小米沒有自己工廠的模式,董明珠繼續炮轟,“我覺得手機確實消費品和我們這種家電產品有很多的不同,比如手機抓在手上,我用半年就壞了,那是你的問題,你拿到手上,可能扔了、摔了,所以自己負責,而廠家不負責任。一樣,小米電視壞了,拿來修,我賺你維修費,格力是六年免費服務,你敢做六年免費服務嗎?如果小米像你這種只抓營銷,沒人買你的空調。”

然后,董明珠還因為格力擁有自己科技隊伍,及強大的研發能力,她表示,“我們是中國制造,中國創造。”格力肯定是贏的一方。而雷軍則針鋒相對,表示,“我們是中國創造,你是中國制造。所以10億人民幣,我們必勝。”

旁觀的馬云,在董雷對決局之中,他選擇站在董明珠一方,馬云表示,“我覺得我一定要選擇的話,我選擇站在董總邊上。因為我覺得沒有傳統的制造業,沒有什么傳統企業和非傳統企業,只有傳統的思想。所以,一個企業,我在董總身上看到的是企業家的精神,互聯網創業的思想。所以,雷總,確實小米這兩年進步非常了不起,像我們這樣的新經濟企業,不僅成長快是必須的,但做的久才是最艱難的。所以我剛才說三年小米這樣,十三年的小米這樣,二十三年的小米這樣才是真正了不起的。我們這樣的企業在高速發展當中如何活的更長,活的更好。而且數字經濟,虛擬經濟,沒有實體經濟強大的支撐是沒 法走出來的。所有的數字都是因為有實體,只有實體成長了,數字才會好看,這些數字才是扎實的。當然我剛才聽見雷軍講的也非常對,我們不僅要會制造,還要會營銷,但是在我公司里,我覺得營銷肯定,剛才他也講了,營銷肯定不是最好的產品,最好的產品是我們的員工,我們的員工有互聯網思想,我們的員工有精力,扎 扎實實的精神,這個企業才會走的更長更遠。我覺得阿里巴巴以前全力以赴改變大家對互聯網的看法,但是未來幾年,我們就是想幫像董明珠格力空調這樣的企業,能夠把傳統企業注入新的東西,讓傳統企業有互聯網的思想,這樣的話合作起來,所謂的新經濟,其實現在大家模式的爭論也好,虛的說實的不好,實的說虛的不 好,因為他們倆人純粹斗嘴。我個人覺得新經濟就是虛實的結合,只有虛和實的完美結合,才能作為新經濟。否則就是垃圾經濟,肯定會倒下來。”

不做善茬的雷軍,則進一步解釋小米必勝的原因,他說,“其實傳統的品牌企業,第一點,它所面臨的是要經過層層渠道,專賣店,其實它跟用戶非常非常遠。董總其實一年也見不了幾個用戶,而且經過了四五個層級以后,用戶的差距非常大。還有一個非常大的問題,就是通過很長的渠道以后,庫存全部在路上,這樣的話有極大的風險,因為極有可能庫存最后會造成非常大的問題。第 三點,她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,這么多事情使她不能夠真正專心在把她最擅長的事情做好。像小米只做兩件事,產品研發和用戶服務。所以,只有把這兩點做好,才能真正把品牌和業務做好。所以,我有足夠的自信在未來的五年時間里面,我們營業額會超過格力。”

狡猾的馬云,盡管站在了在賭局中站在了董明珠這一邊,卻還是留了一個后手,他說,“我自己覺得往往看對手的時候,最好看對手強在哪里,要比對手弱在哪里更有勝的把握。所以我自己更喜歡看到對方,就是小米的營銷確實做的不錯,但是營銷是很容易學的。第二個,我也相信三年很有機會小米超過格力的銷售額,假設格力不跟我合作好的話。”

說到賭局,回到開篇王健林與馬云的那場對賭,當所有人都在翹首以盼最終的結果時,結果王健林卻在前幾天宣布不玩了,對賭取消,敗了看熱鬧的人的好多興致。不過,有了董雷賭局,一切又變得好玩起來。王健林與馬云的對賭,熱鬧了大半年,董雷對賭,出結果就在三五年間。這不算太久,很快就能看到,好戲開始了。